「學長,普通心理學該選哪個教授比較好?」

「當然是小童最好啦!」大二學長的眼睛閃著夢幻的光芒,「小童她實在…太讚了…」

小童?教普心的老師裡面,的確有個姓童的老師;

不過,「小童」 ?這麼噁心的稱呼?

「你不用肖想啦!大一怎麼選得到!這門課大三大四優先選!」大 四學長得意的說。

這個小瞳到底是怎樣的老師?能讓他們這麼陶醉?

普心第一次上課的時候,我在教室外遇到大二學長。

「學妹!你怎麼會在這?」學長一臉驚訝的問。

「學長,你怎麼穿這樣?」我才真是驚訝到下巴都快掉下來。

36度的高溫下,學長竟然穿著全套黑色西裝,還打了一條黑色的領 帶;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一點都不帥,倒是很像葬儀社的工作人員。

「我是來旁聽的,順便想拜託小童幫我加簽。你覺得這樣穿怎麼樣 ?很酷吧!」

「呃…很有特色。」我勉強擠出一絲誠懇的微笑。

「那就好。」學長笑得眼睛瞇成一條線,「你也是來旁聽的?」

「我…我有修到…」

「什麼!那有大一就修到的!學妹!你現在就去退選,讓我加選進去!求你!」

學長大力的抓著我的肩膀搖,搖的我頭都暈了。

「還…沒…加…退選…啊學長……………..」

「說得也是。」學長突然鬆手,害我差點摔在地上。

他仔細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吧,再不進去沒位置了。」

兩百人的大教室,還真的沒什麼位置,離上課還有十五分鐘呢!

而且特別的是,前兩排坐得滿滿的,倒是後面幾排還有位置。

這真是太奇怪了。

照理說大家不都比較喜歡 坐後嗎?

不過當我看到「小童」之後,一切的謎都解開了。

她穿著黑色的合身套裝,看起來非常有氣質,大概三十多歲左右吧 ,皮膚很白,

重點是她超像黑木瞳的,難怪大家都叫他「小瞳」。

原本我以為大家喜歡她只是因為她有一張明星臉,但是聽了十分鐘 之後,我就發現我錯了。

她幽默,每個笑話都讓大家笑得東倒西歪,而且不是光是好笑而已,

她總能用身邊的例子把心理學解釋得淺顯易懂,講義也整理得非常仔細呢!

她沒有教授的架子,常走下講台來跟我們互動,認識每個同學,也讓大家彼此認識。

「咦!小華,你今年有選到嗎?」

小華?我學長的名字裡面又沒有 「華」字?

「沒有!拜託老師今年一定要幫我加簽!」學長臉紅得跟西瓜一樣 ,大聲的說。

「沒問題!我去年就答應你了嘛,說大二再沒選到一定幫你加簽。 」

「她還記得!她還記得!」學長紅了眼眶,抓著我的袖子小小聲的說。

「她連你名字都不記得了。」我忍不住潑了他一桶冷水。

「不…小華是她幫我取的綽號,」學長臉又紅了,「她說我像劉德 華。」

我差點沒從椅子上摔下來,如果硬要說我學長有明星臉,應該也是像許孝舜吧!

不過看著學長樂不可支的樣子,我又發現了小瞳的另一個優點。

她真是善良。

普通人絕對沒辦法睜眼說瞎話到這種程度。

「各位同學,還有十分鐘就下課了,老師要教你們一個治療壓力的 好方法。」

她在黑板上寫了大大的「放鬆練習」四個字,又把教室的燈全都關 了。

「好,大家坐得輕鬆一點,閉上眼睛。現在聽我的話,先握緊拳頭 ,然後放鬆、放 鬆… 」

整個教室安安靜靜,只聽得到小瞳柔柔的聲音,

「放鬆,感覺你的 腳趾完~全的放鬆… 沒有重量…」

接下來,我還模模糊糊的聽到腳啊手啊什麼的,不過我越來越聽不清楚了…

整個人像是飄在空中,陷在雲裡面,像是在太空中一樣感覺不到自 己的重量,然後…

「同學,起來了喔!」我感覺到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

小瞳站在我前面微笑著,我…我睡著了嗎?

「你睡了兩節課喔!」

什麼!這下我完全清醒了,我竟然從第一節課睡到第二節下課!

「而且學妹,妳打呼還真是大聲。」學長一臉嘆為觀止的表情。

「對不起!我不知道…」唉!竟然在第一節課就打呼給兩百個人聽 ,天啊!

「沒關係!」小瞳摸了摸我的頭,「這表示你上課很專心啊!」

她走了之後,學長拼命摸我的頭,「為什麼不是摸我的頭,可惡!」

或許是那次實在讓老師印象太深刻了,之後每一次上課,小瞳總會 把我叫起來問問題。

「小樂,你覺得友情重要還是愛情重要?」

「小樂,你有壓力時都怎麼調適呢?」

諸如此類,整節課就聽他左一句小樂,右一句小樂,害我學長心裡超 不平衡。

「小瞳以前都是問我的。」他恨恨的說。

「你以為我喜歡啊!你以為我喜歡被叫小樂?」我氣呼呼的說。

「誰叫你長得像古天樂。」

「有那個女生被說長得像古天樂會高興的?我覺得我比較像江美琪 。」

「唉唷,你不說誰知道你是女的啊!」

「喂!學長!!!」太過分了吧!!我也是會生氣的!!

好吧,我承認我確實有點男孩子氣,但是這不能怪我啊!

生下來就是這樣啦!

我也很羨慕其他女生穿著長裙飄逸的樣子,

可是我穿起女生的衣服就是很像男扮女裝,

穿上男生的大T恤和牛仔褲就是連自己都感嘆的帥和自然,

我又有什麼辦法!

管他的,我 男朋友都不嫌,你們其他人嫌什麼!

這天的普心課,上到「婚姻」這一段,

學長怯生生的舉手問了個他一直很在意的問題:「教授,你結婚了嗎?」

「當然啊!我小孩都好大了呢!」

教室裡唉聲嘆氣的聲音四起,真是的,你們這些男生在期待什麼啊 !

不過看到學長一臉世界末日的慘狀,我也不敢再刺激他了。

「我小孩讀我們學校企管系一年級唷!」小瞳一臉得意的說。

什麼!妳的小孩子讀大一!

妳到底是幾歲就把他生下來的啊!

娃娃臉到這種程度!

一個企管系的學長突然站起來,

「教授,妳兒子叫什麼名字?我一 定好好幫妳照顧 他!」

他的表情看起來相當悲壯。頗有那種要把情敵的小孩養大的味道。

「他不希望人家知道我是他媽媽啦,你們不要說出去喔!」

大家都不吭聲,緊張的等待答案揭曉。

「我兒子叫張柏淵。」

砰!

我不自主的拍桌子站了起來,把全班都嚇了一跳。

「小樂,怎麼啦?妳認識我兒子嗎?」小瞳擔心的問。

「不是,有…蚊子。」我趕緊坐下。

唉,豈止認識,他是我男朋友啊!

「小瞳是你媽!?你怎麼沒跟我說?」我抓著柏淵的領口,氣呼呼的說。

「妳知道啦。喔。」

「什麼叫做『妳知道了喔』?這種事你怎麼不早跟我說?」

「妳又沒問我。」他攤攤手,一臉無辜。「我也不知道你媽做什麼 啊?」

他說得也有道理。好吧!算我理虧,

「只是真想不到你媽媽這麼漂 亮。」

「她漂亮有什麼用?我又沒遺傳到她,一點都不帥,那像妳,帥得像古天樂一樣…」

「我是像江、美、琪!給我記清楚,江、美、琪!你再說我像古天 樂我就跟你翻臉!」

「還不是都一樣…唉唷!」我說到做到的踩了他一腳。

「我覺得妳對自己太沒自信了,我覺得妳很可愛啊,不管臉或是個性都很可愛。」

他輕輕抓著我的臉頰往上拉,

「來,笑一個!我喜歡看你笑。」

是啊,我何必固執的在乎這些呢?我心裡暖暖的。

不過,我的高興維持不到一分鐘,因為我突然發現小瞳就站在不遠的地方。

從來沒看過她臉色這麼難看。

一星期很快就過去了。

說真的,我不太敢去上小瞳的課,因為上次她那難看至極的臉色,真的嚇到我了。

她是不是很討厭我?

應該是吧?

雖然後來她笑著走過來跟我們打招呼,一臉沒事的樣 子;

但是,我相信我沒有看錯。

被自己男朋友的媽媽討厭,對很多人來說應該不算什麼問題,偏偏我就是覺得很難過。

雖然柏淵一直說我想太多了,可是我不這麼認為。

我到底該怎麼樣才能讓他媽媽喜歡我呢?

我甚至不知道他討厭我哪一點。

如果是因為我長得不夠漂亮,那我是不是要去整型?

胡思亂想了老半天,我還是去上課了。

她一踏進教室,大家的尖叫聲簡直快把屋頂掀了。

一向穿得大方高雅的她,今天不知道怎麼了,

竟然穿了黑色的低胸緊身洋裝,

細跟高跟鞋讓露出迷你裙外面的腿看起來更是修長。

我擔心的轉頭看身邊的學長,果然,他已經不行了。

「學妹,衛生紙…」學長仰著頭捏著鼻子,眼睛還是直盯著她。

整個教室鬧烘烘的,大家都忙著借衛生紙,

衛生紙一下就被借光了 ,甚至有的女生也捏著鼻子,這……?!

大約過了五分鐘左右,教室才漸漸安靜下來,

小瞳什麼都沒說,只是微笑看著大家。

不對,不是看著大家,是看著我!

「學妹,教授幹嘛一直看我?呵、哈…」學長一臉陶醉的說。

我低下頭在包包裡東翻西翻裝著在找東西,事實上裡面根本就只有錢包跟雨傘。

小瞳若無其事的開始上課,並沒有解釋為什麼她今天穿得這麼辣。

大家雖然好奇,但是沒有人好意思開口問。

或許今天她要約會吧?

慶祝生日或結婚紀念日之類的。

唉,我還是覺得小瞳一直往我這邊看,我只能努力告訴自己:

妳想太多了!

兩節課總算熬過去了,我迫不亟待的抓起包包想從後門先落跑。

「小樂!你等一下!」

小瞳竟然把我叫住,我嚇得差點魂都沒了。

她把我拉到一旁,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們全家人待會要一起聚餐 ,你也一起來 吧!」

原來,原來是這樣啊!

看來我真的是誤會了,

如果她討厭我的話,又怎麼會請我一起去幫她慶祝生日呢?

我們一起坐上計程車,

「請到凱悅大飯店,謝謝。」

哇!要去凱悅!真是豪華!

怪不得她要穿得這麼漂亮!

我的高興並沒有維持多久,因為她竟然走向飯店櫃臺,要了房間鑰匙。

「我們不是在餐廳吃嗎?」我心驚膽顫的問。

「沒有啦!這樣比較有隱密性啊!他們在房間等我們了,走吧!」

這太奇怪了。

雖然我覺得這一定有什麼古怪,但是都已經走到這邊才說要走也不行,

萬一真的沒什麼,我這樣跑掉的話,他媽媽一定會討厭我的。

喀!她推開房間的門,裡面燈是亮的,不過看不出有沒有人。

「進去吧!」

她示意要我先走,我只好硬著頭皮走進去。

走進房間一瞧,沒人!?

「他們人呢?」

「他們不會來了。」小瞳的聲音跟平常聽起來不一樣!

這種場景、這種對白…在電影裡通常都是壞人要殺好人的時候才會出現啊!

「妳想怎麼樣?」我的聲音在發抖。

我悄悄確認了一下身後的窗戶能不能開。

但是我又想到,這裡是十樓!

跳下去也是死路一條。

「你不要這麼緊張嘛。」從她的聲音聽不出任何的威脅性。

「來,喝杯酒。」她拿起桌上的酒杯遞給我。

哼!想用毒酒毒死我?

你以為我沒看過柯南和金田一啊?

「我不喝酒的。我要走了。」

我從包包裡摸出雨傘握在手裡,一步步倒退著走向門。

如果她有槍,那我就沒輒了;

不過如果是刀的話,我應該還可以跟他拼一拼!

「等等,」她拉住我的手,「你不喜歡我嗎?」

我的腦袋完全無法分析,在這時候她怎麼會問我喜不喜歡她?

她的臉慢慢逼近我,水汪汪的眼睛眨啊眨的,「第一次看到你,我就喜歡上你了。」

「你說什麼都沒用!我只喜歡柏淵一個人!」我推開她,頭也不回的衝出房間。

怎麼可能!怎麼會有這種事!他媽媽竟然是同性戀!

我拼命的跑到一樓,衝出飯店大門,一路狂奔,深怕她追過來。

不知道跑了多遠,跑了多久,我再也跑不動了,才慢慢停下來。

我掏出手機,想打給柏淵,可是號碼還沒按完,我就打不下去了。

我該怎麼跟他說?

「我跟你說,你媽愛上我了,怎麼辦?」還是,「我告訴你,你媽是同性戀!」

不管怎麼說,他一定都不能接受的,

如果他聽到他媽竟然找我開房間, 他一定會瘋掉。

我真是全天下最不幸的少女了,我男朋友的媽媽竟然愛上我!

為什麼這種倒楣事會發生在我身上?

我索性蹲在人行道上哭了起來,

包包裡手機響了我也不想接,但是手機還是響個不停。

煩死了!我翻出手機,啊,是他打來的。

「怎麼這麼久才接?妳在哪?」聽得出他心情不太好。

「我在凱悅附近。」

「沒事吧,你在哭喔?」

「沒有,鼻塞。」

「那就好,我煩死了。

 我媽今天不知道為什麼到現在還沒回家,

 我爸在家發脾氣。唉!

 你今天不是有上她的課?

 她今天穿得跟平常都不一樣對吧!」

「我…我跟你說…」我再也受不了了,哭哭啼啼的把所有事情跟他說了。

「我媽找你開房間?」他在手機那頭大叫,「怎麼可能?」

「她還跟我表白勒,說什麼從第一次看到我就很喜歡我之類的。」

他沈默了一會,突然笑了起來,聽起來真是恐怖,他該不會精神錯亂了吧?

「我知道怎麼回事了。她一定是誤會了。哈!虧她想得出來!」

「你還笑得出來?你到底知不知道問題有多嚴重啊?」

結果這傢伙只叫我到凱悅旁邊等他,見了面也不肯講到底怎麼回事,

跟我問了剛剛那個房間的號碼以後,就硬拖著我進電梯。

「不要去啦!很尷尬耶!」我忍不住跟他大聲起來。

可是他還是理都不理我,只是一個人默默偷笑,看起來相當詭異。

難不成,他想要三個人一起同歸於盡?

房間門竟然沒關,我們悄悄進去,小瞳的眼睛哭得又紅又種,小桌 子上堆滿了衛生紙團。

她真的這麼喜歡我嗎?突然覺得自己還蠻有魅力的。

「媽,不要哭了。」

「柏淵,媽盡力了,可是,我沒想到他是認真的,我…你…怎麼會…」她又開始啜泣起來。

「媽,她是女的。」

廢話!你媽會不知道我是女的?

可是她卻喜出望外,像發現新大陸似的,

「她是女的?」

「妳以為我是男的?」

「我以為你們是同性戀,所以想說確定一下你是不是真的不喜歡女生…」

「教授!!!!」

「我就說吧!虧她想得出來。」柏淵笑著說。

嗚!換我想哭了,衛生紙…給我衛生紙……

>︿<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佐伊費* 的頭像
*佐伊費*

☆佐伊費☆

*佐伊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